环球时报:“大赦国际”控诉中国的报告需打问号

网站首页 > 要闻 > 环球时报:“大赦国际”控诉中国的报告需打问号

环球时报:“大赦国际”控诉中国的报告需打问号

时间:2019-10-08 17:27:34 来源:网络整理 作者:匿名 热度:413℃

中国司法界的人士大多认为,个别刑讯逼供的情况在中国大概还会存在,特别是在有的基层警方。但是他们普遍相信,中国这方面的情况这些年不断好转。尤其是在2013年新的刑诉法实施之后,禁止刑讯逼供这一早就存在的法律规定得到更严格执行,刑讯逼供一旦被揪住,不仅证据作废,刑讯逼供者还会丢饭碗甚至因情节严重坐牢。

2017年,消费品工业生产平稳较快增长。医药、汽车、计算机等电子设备制造等行业增加值都保持两位数增速,明显高于同期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速。

河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副院长史小红通报称,2018年,河南共受理2.21万宗拖欠农民工工资案,为3.3万名农民工追回劳动报酬4.2亿元人民币。

据统计,十一届全国人大五年任期内,共罢免原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等18名全国人大代表;十一届全国政协共撤销原广东省政协主席陈绍基等8人全国政协委员资格。

由于“大赦国际”偏颇的政治立场,它在中国未能设立办事机构,它编写有关中国的报告时大多要对素材七拼八凑,夸大个别素材的意义甚至有时胡说。“大赦国际”差不多是“最反华”的西方非政府组织,它恐怕需要修正对中国的态度,以保障自己的客观性。

首先,“大赦国际”是一个意识形态倾向性很强的组织,对中国长期怀有政治偏见。它显示给世人对中国的基本认识是:专制、独裁、没有人权,它几乎从未公开认同一个事实,即中国的法治建设这些年一直在加快推进。

尽管“大赦国际”发此报告像是在“搞政治”,但我们认为,中方应当更大度地对待报告罗列的素材,把这件事当成对刑讯逼供这一世界性顽疾加强警惕的一个契机。这个报告所列指控如果能与具体案例对上号,就应当成为开展调查的线索。“大赦国际”不管掺了多少政治因素,我们应避免它们的干扰,尽量以法治态度审视这个报告。

然而我们却可以对“大赦国际”报告的客观性做一些分析。

观察者网注意到,徐宏根隶属中国官方教会“中国天主教爱国会”,他在1999年当选为苏州教区主教,并于2006年由中国天主教主教团副主席、山东省临沂教区主教房兴耀为其祝圣晋牧。

值得注意的是,风火石的股东名单里还有一个熟悉的名字——何炅。他在2016年入股了风火石,金额不详。

中国社会科学院日本研究所副研究员张晓磊在接受参考消息网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17年5月份开始,日方就对中国在态度上有了明显转变。此后几个月中,随着中日双方多番积极互动,两国关系确实正处于改善和回暖的通道中。

室内空气检测装置并不新鲜,但“镭豆”时尚的设计和79美元的标价使它受到欢迎。该装置由一块可充电电池供电,通过一个小口吸入空气,随后空气会经过一道激光束,激光束在碰撞到污染颗粒物时会发生折射。传感器会对这些折射进行测量。结果会显示为标准空气质量指数0-500范围的数字读数。用户可以在手机上安装一款可监控多台“镭豆”的应用程序,并在空气质量开始变差时发送警告。

刑讯逼供现象在各国都尚未做到完全禁绝,“大赦国际”报告的问题在于,它把刑讯逼供当成中国普遍的现象来描述,对中国禁止刑讯逼供相关法律的有效性给予了根本质疑。而且报告专门指控中国律师遭刑讯逼供,这明显与西方舆论宣称“中国打压维权律师”相呼应,报告的政治味道很浓。

颐和园冬季冰面将扩至70万平米,将成为市区最大的可供游玩的冰面。相关负责人表示,如果未来几天低温持续,最早可在元旦向游客开放。如果天气回暖,最迟于1月上旬开放。

此外报告生成的方法严重不科学,几乎全部采样都来自自称受害律师的描述,没有向中国官方做任何核实。由于报告采样率过低,缺少全局性关键数据,根本无法反映中国法治当前的整体面貌,也反映不了它的变化方向。报告很像是少数律师的“告状”总汇,由于很多人没有用真名,甚至他们存在的真实性都无法保障。

截留农村低保户的“养命钱”,骗取农业保险的“救灾钱”,贪占社会抚养费的“孩子钱”,侵吞农民耕地补偿款的“土地钱”,克扣贫困家庭“扶贫款”……

通常来说,律师是最有能力通过法律途径维护自身权利的群体。然而当下少数“维权律师”用法律自我维权的情况远不如通过政治和舆论手段“抗争”活跃,这不是正常的现象。

这件事还应让整个公安系统知悉,让大家了解,刑讯逼供不仅是违法犯罪,而且他们一旦被揪到国际上,将意味着什么。中国今后反刑讯逼供态度只会比世界上的平均情形更加严厉。如果有个别警察仍抱着侥幸态度用刑讯逼供获取办案证据,那么他们一定要给自己的前途打个问号。

不得“干预和插手具体案件审判工作”,曾是许前飞对江苏省各级法院的要求,他自己却都没能遵循这个要求。

联合国禁止酷刑委员会将于本月晚些时候在日内瓦开会,审查中国在遵守相关联合国公约方面的纪录。在中国官方没有对“大赦国际”报告给出权威回应之前,断然认为“大赦国际”的指控是准确的或完全编造的大概都不合适。

除了上述三点之外,蓝皮书还指出,创客创业之路还会出现很多挑战,比如模式不够新颖,对消费者缺少吸引力;对风险的把控不足,很容易受到突发情况的冲击;没有广泛的人际圈和人脉资源,初期的发展被局限等。创业不仅仅是研发、创意和创新,这些仅仅是初期的必要条件,若想把产品推入市场,成功运营并且获取收益,需要很多方面共同作用,任何一个阶段存在软肋,都会给企业的前进带来不便。(记者董伟)

“大赦国际”12日发表一篇题为《茫无尽头》的报告,指责中国警方对近年遭到临时拘押的律师施以酷刑。该报告引述了对30余名律师的部分采访,这些人有的使用了化名。报告描述了一些律师所述遭酷刑的具体细节,包括被警察吊起来毒打,在警察知情或授意的情况下遭拘禁室内其他囚犯的殴打,折磨不让睡觉,不给足够的食物和水等等。个别律师表示当时的感受生不如死,有人被毒打昏厥。


------分隔线----------------------------


声明:本站登载此文出于互联网,并不意味着本站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