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特木新闻>财经>非洲猪瘟一年间生猪存栏或减少8000万头

非洲猪瘟一年间生猪存栏或减少8000万头

2019-11-14 12:56:28
据官方数据,截止2019年8月底中国31个省市区共报告发生147起非洲猪瘟疫情,19355头生猪发病,13385头死亡,死亡和扑杀数量112.76万头。基于上述数据,目前有理由认为从去年8月到今年8月

资料来源:金融网络

北京大学国家研究所金光讲座教授温鲁锋

(以下是摘录)

国外经验表明,非洲猪瘟疫情可能会给一个国家的养猪业带来非常严重的打击。为了评估中国养猪业的现状,业内一些人大声疾呼:“我们的养猪业已经到了生死关头。”"现在最大的共同点是我们的养猪业不能被摧毁."对“生与死”的判断可能有些夸张,但在疫情爆发后的一年多时间里,非洲猪瘟的蔓延确实对中国养猪业造成了严重损害,也不同程度地对农业产量、农民收入甚至宏观经济运行带来了显著影响。

根据官方数据,截至2019年8月底,中国31个省市报告了147起非洲猪瘟疫情,感染猪19,355头,死亡13,385头,死亡和扑杀1,127,600头。然而,实际损失可能比死亡人数表明的要大得多。

下图报告了统计和农业部门提供的生猪数量的季度变化。从2018年第三季度到今年第二季度,统计局显示生猪数量从4.29亿头下降到3.48亿头,下降了8100万头。农业部的数据从3.21亿下降到2.39亿,下降了8200万。两个数据系列分别下降18.9%和25.5%。如果我们看看从2018年第四季度到今年第二季度的九个月期间,统计局显示生猪数量减少了8000万头,农业部减少了6800万头,分别减少了18.7%和22.1%。

考虑到去年8月后生猪正常的市场周期波动和以往产业政策干预因素的影响已经在很大程度上得到释放,上述观察期内生猪数量的进一步大幅下降在很大程度上应该是由非洲猪瘟疫情造成的,包括生猪死亡和养殖场(户)补充生猪数量的意愿下降。因此,同期生猪数量的减少为非洲猪瘟的直接影响提供了定量参考信息。辽宁首例非洲猪瘟发生在去年8月初。观察去年第二季度开始的生猪数量可能高估了非洲猪瘟疫情对生猪数量的影响程度,而在第四季度进行测量可能低估了非洲猪瘟的影响。

此外,上述季度数据的截止日期是今年6月底,没有考虑今后几个月猪群的进一步变化。根据农业部抽样调查的数据,今年7月和8月,中国生猪数量分别比上个月下降了9.4%和9.8%,这应该是多年来的记录。考虑到6月份数据系列中的生猪数量为2.38835亿头,估计7月份生猪数量减少约2245万头,7月底生猪数量为2.1637亿头。8月份,裁员2121万人,8月底,库存降至历史最低水平,不到2亿人。

基于上述数据,现在有理由相信,从去年8月到今年8月底,非洲猪瘟疫情可能直接或间接导致猪只减少8000万头,相当于猪只总数的20%左右。根据有关部门的400个监测县从7月至8月提供的有关生猪数量持续急剧下降的最新信息,上述损失估计今后可能需要向上修订。非洲猪瘟造成如此巨大损失的原因显然与疫情的迅速传播有关。下一次审查将集中在非洲猪瘟意外传播的多种原因上。

如果每头猪的平均市场价值在1000-1500元之间,8000万头猪的市场价值将减少约800-1200亿元。考虑到各种相关因素,由此造成的农业减产应低于上述市场价值,目前市场价值约为500-1000亿元。2018年,中国主要农业部门增加值为6.5万亿元,其中畜牧业增加值接近1.5万亿元。非洲猪瘟造成的经济损失导致生猪异常减少,相当于主要农业部门增长的0.77%-1.54%,相当于畜牧业部门增加值的3.3%-6.6%。

动物传染病具有明显的外部性,而确保免疫安全具有典型的公共物品供给属性。基于这一经济特征,并与国际比较经验相一致,中国的《动物防疫法》及相关法律政策规定,疫情对病死猪造成的大部分损失和扑杀生猪造成的所有经济损失均由各级财政补贴补偿,是有效控制疫情扩散和蔓延的制度安排中的重要环节。这也意味着,如果相关规则得到良好执行,农业企业和农民很可能在很大程度上免受这一流行病造成的经济损失。

然而,计算和分配财政补贴的先决条件之一是相关政府部门确认猪因疫情死亡或被宰杀。然而,上述数据讨论表明,由于各种原因,官方确认的疫情导致的死猪和扑杀猪数量仅占疫情导致猪群直接和间接减少的一小部分。因此,上述经济损失仍可能主要由农场和农民等微观实体承担,其中农场规模的缩小将对农民收入产生间接影响,农民的损失将直接拖累农民收入。

评估农民收入的影响需要判断目前农户养猪的比例。在过去十年左右的时间里,中国的生猪生产结构发生了迅速变化。拥有数千头甚至超过一万头猪的大型农场的比例迅速增加。主要由农民家庭经营的猪少于500头的小型农场(家庭)的比例也相应下降。然而,缺乏关于市场上农民在生猪总数中所占比例的权威数据。该行业的一些研究认为,这一比例仍超过60%,而另一些研究认为,这一比例仅超过30%。2018年,中国主要农业收入估计为19,553亿元,畜牧业收入估计为3,378亿元。假设农民必须承担上述生猪造成的三分之一的经济损失,非洲猪瘟造成的经济损失占农民主要农业收入的0.76%-1.52%,畜牧业收入的4.4%-8.8%。

一方面,疫情爆发后,许多省、自治区根据控制疫情的需要,暂时禁止生猪运输。产销区生猪价格差异大幅上升,波动剧烈。下图为销售区域浙江和吉林生猪价格差异数据。这表明指数值通常在0到2元/公斤之间波动。然而,从去年10月到今年4月的半年左右,价格差异飙升至6-8元/公斤的罕见水平,是正常时期峰值水平的3-4倍。在过去的几个月里,生产和销售之间的价格差异仍然经历了相对较大的波动。

另一方面,猪肉价格整体飙升,并开始显示其宏观效应。非洲猪瘟疫情爆发后,存栏生猪数量进一步大幅下降,被屠宰生猪供应大幅下降,导致猪肉市场供需失衡,猪肉价格大幅上涨。8月份,中国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涨2.8%,猪肉价格占消费价格指数涨幅的近40%,畜禽肉占一半以上。虽然目前的cpi通胀仍在年初设定的约3%的目标范围内,但cpi已从年初的约1.6%升至接近3%的水平,这将不可避免地对货币政策的应用施加一些限制,并使央行在考虑增加反周期监管政策时更加谨慎。

与2006年初夏爆发的蓝耳病相比,相关机构从2007年初开始在疫苗研发方面取得突破性进展。疫苗的大规模上市很快为有效控制和控制疫情创造了有利条件。业内专家认为,非洲猪瘟病毒在病毒株的结构和变异性方面的一些特点使疫苗的研发面临特殊困难,导致非洲猪瘟出现近100年,国际社会仍未能提供高效疫苗。中国相关机构目前正在尽最大努力进行研发。鉴于中国的科研实力和集中资源的能力,中国最终应该能够克服这个世界级的问题。然而,科学研究过程有自己的规则,很难有一个可预测的时间表来取得相关进展。

在非洲猪瘟疫情难以完全快速治愈的背景下,疫情的控制主要依靠养殖企业加强生物安全保护措施,恢复生猪生产能力,稳定猪肉生产。更需要依靠政策调整,而取决于微观主体对市场形势和政策信号的相应能力和状态。自非洲猪瘟疫情爆发以来,高层官员高度重视并发表了许多文章,召开了专门会议部署相关应对措施。特别是上个月,国家办公厅发布了《关于稳定生猪生产、促进转型升级的意见》,在养殖用地、贷款融资、结构性补贴、监管禁养、产销衔接、防疫控制等领域系统出台了20多项新政策。我们相信,中国最终将通过战略结合和上下互动,克服这一超级猪周期的冲击考验。注:本文是教学案例报告的一部分,题目是“肉类价格飙升的经济观察(2019)——中国养猪业的供应方影响”。我感谢杨叶巍、李双双、石金仙和白春华帮助整理数据和制作地图。(这篇文章发表在Caijing.com)

北京大学国务院金光讲座教授冯路

江西快3 新疆11选5投注 1分钟极速pk10 广西11选5开奖结果 山东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一篇:甜瓜大乐透111期:一注5 2追加倍投,后区08 09助你上
下一篇:「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从手工制造、粗放经营到科技感十足
新闻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