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特木新闻>综合>张华东:戎马半生本色不改

张华东:戎马半生本色不改

2019-10-28 10:34:12
18岁的张华东,尚未进入营地,就直接加入千里野营拉练。1977年,张华东调到某团3营7连,任副政治指导员,部队在广州军区潼湖农场从事军农生产。张华东的前8年军旅生活,搞了几年的军农生产,拿锄头比拿枪熟

编者按

九江初秋凉风习习。走进九江旧市委大院的深处,传来一声轰轰烈烈的“这里!”带领我们前进。当我第一次见到张老的时候,我被一双粗壮有力的大手抓住,感到温暖。直到后来,我才知道这些手布满弹孔,纵横交错...

1979年2月17日清晨,在祖国南疆1300公里的边境线上,黎明前的一夜,有10000支枪开过。张华东,第三营和第七营的指挥官,在枪林弹雨中带领着连队前进。他们连续战斗了28天,率先跨过了希望之河。他们攻占了马鞍山、po街南侧的无名高地、300高地和独立石山。他们拯救并恢复了和平,突破了越南军队的前沿防御阵地,保卫了师指挥所。他领导的第七连被授予火线三等兵和集体一等兵,并被授予“英雄突击连”的称号。他获得了一等奖,被战争评为残疾人。

军队和农民创造了他公司的生产记录。

广州军区首家“硬骨头六连公司”

1952年,张华东出生在庐山脚下的一个小山村。1970年,他在第二国家棉花厂应征入伍。当时,按照毛泽东的“11.24”教学精神,“以这种方式好好训练”而不是“大师级战士”,军队正在进行一次远程野营演习。18岁的张华东在进入营地之前直接加入了营地。"下定决心为胜利而战,不要害怕牺牲和克服一切困难。"在快板和口号声中,他背着行李和武器每天步行30到40公里,两个月内走了2000多公里。那时,他的行李变得越来越重,他的腿和脚变得越来越痛,他的身体变得越来越累。但是这次经历锻造了他不屈不挠的意志,并使他终生受益。

张老回忆起当时的军队形势,热情而英勇。他年轻,不怕困难,愿意进步,不甘示弱。在公司的业余农副产品生产中,他每天最早起床,最晚睡觉,经常悄悄地收集粪便。一天中午,在烈日下,他也跑去给蔬菜施肥,然后把它们烧死。他为此流下了悔恨的眼泪。

他从不气馁,精力充沛,两个月后就加入了共青团,十个月后就加入了党。一年后,他被选入师司令部,并担任了三年的指挥官卫队。1974年至1975年,他从机枪班班长晋升为第三营机枪连炮兵排排长。1977年,张华东被调到某团第三营第七连担任副政治指导员。军队在广州军区通湖农场从事军事生产。当时,该公司在整个过程中采用机械化作业,通过飞机播种和喷洒化学品,种植了1200多亩土地。广州军区首次实现了“每人种植1000亩土地,提供10000公斤粮食”的目标。广州军区授予其“硬骨头六连”荣誉称号。

作为一名士兵,他学习重机枪,担任炮兵排长,然后来到步兵连,从副政治指导员升到连长。在张华东军事生涯的前八年,他已经从事军事生产好几年了。他锄头比枪更熟练。他的军事生活锻造了他一生不屈不挠的坚韧,他变得更加冷静和稳定。不管他从事什么职业,他都能很快进入状态。他也深深地影响了他周围的人。他的公司是军区的排头兵,并被授予“强硬六连”的称号...这些为他去战场杀死敌人和用他的战友和鲜血书写那个时代的英雄奠定了基础。

当连战面临危险时,他被命令带领突击队

广州军区“群雄逐鹿”

1978年底,张华东被任命为连长,进军广西进行备战训练。在此期间,当他的家人在春节期间团聚时,他放弃了假期,带领士兵们进行密集的战斗训练。在去战场之前,他和公司的所有官兵写了一封遗书,并把它放在背包里,向父母解释他发生了什么事。

1979年2月16日,战斗开始的前一天,张华东在该团举行的认捐会议上接过一面旗,上面写着“突击连”。这面旗帜决定了公司的主要攻击任务。他从“硬骨头连”的连长变成了“死亡小队”的队长。28天后,第三营和第七营用鲜血为国旗增光添彩,给祖国和人民颁发了“英雄突击连”荣誉答卷。

2月17日早上6点40分,张华东清楚地记得,在从广西到云南的500公里中越边境上,数千支枪齐发。炮声惊醒了沉睡的群山,黎明前天空中荡漾的一道光照亮了黑夜,就像白天一样。该公司与工程师合作,用竹筏在碧波湾河上建造了一座人行浮桥。张华东刚刚和第一排士兵通过。水突然湍急,冲走了浮桥下的桩。就在这时,指导员钟刘桦立即组织人员稳定浮桥两侧。然后,江西士兵廖金田跳进水里,扛着竹筏在激流中前行。士兵们通过他的肩膀穿过了希望河。此后,士兵们在几条路线上越过布满地雷和竹竿的陷阱,向马鞍山发起了进攻。占领马鞍山只花了45分钟。这是该团第一个获得越南军队职位的前线连,并受到该营的表扬。在受到鼓舞的情况下,整个连队在夺取马鞍山后,继续攻击山坡南侧的无名高地。

下午,连队接到团长的指示,他们必须在天黑前占领高地,否则营指挥所将没有立足之地,士兵们晚上也没有安全保障。在邻近部队的配合下,经过3个多小时的激烈战斗,高地在天黑前被占领,攻击任务成功完成。

晚上,山里的温度很低,天空下着毛毛雨。士兵占领阵地后,他们挖战壕,在半山腰埋地雷,建立防线,收集裙子,拿枪,靠在树枝上,警惕地眯起眼睛。张老回忆道:“那天晚上之后,士兵们的腿和脚都僵硬了。第二天一早,当敌人发现我们占领了高地时,他们用高射炮和大炮攻击了我们的阵地。离我一米远的记者当场死亡。我愤怒地要求上级用炮火压制对方,继续进攻..."

2月19日,连续两天两夜成为主要攻击目标的第七连遭受重大伤亡。上级安排第七连调到后备队休养。然而,上午10点左右,他接到师司令部的指示,立即营救并保卫师指挥所。毫不犹豫地,提着枪,公司全体登上坦克前进。站在坦克上后,张华东脸色阴沉。前面的路很窄。它靠近山和河。不可能穿过公共汽车。很有可能再也不会回来了。与此同时,他还发现坦克炮弹没有上膛,但在他能够移动之前,他旁边的另一名记者被高射炮子弹直接击中心脏,没有哭着死去。立即,张华东要求第七公司全体人员就地隐蔽。这时,某公司的11辆坦克朝着和解的方向行驶。5分钟内,他们遭到越南军队的袭击,并引爆了坦克。火焰和浓烟点燃了现场。最后,公司只剩下8个人了。

当时,该公司通过坦克进入回收是不现实的,但该公司尚未到达师指挥所,任务尚未完成。这时,张华东与指导员讨论说,公司必须准时到达师指挥所。在猛烈的枪炮声下,张华东和指导员一路带领七八名干部大喊:“七连,跟我们来!”同志们四散奔逃,听到这句话,立即跟随部队,互相掩护,从平江走到抚河县。最后,整个连只剩下一个人,一个人受伤,准时到达师指挥所。李廷格先生看到他们很惊讶,问道:“小张,你怎么起床的?”张连长说:“最初我们被告知乘坦克进来,但是因为坦克被堵住了,不能通过,所以我们步行穿过。”老师叹了口气,“你很好,真不容易!”立即,司令员指示政治部主任刘文奎,“刘主任,你现在以政治部党委的名义起草一份通知,给第七连三等功,通知全师。”

有一种叫做“跟随我”的军事精神和一种叫做“军官爱士兵,士兵爱军官”的爱情。回想起这里,张老的沉重表情笑着爬了上去。他说:“到达福河县城后,整个公司的食物都用完了,只剩下五块压缩干粮。这时,教导员刘中华把五块干粮给全班同学分了。结果,一行传到第二行,第二行传到第三行,第三行传到枪行,第五块干粮返回公司。每个人都不愿意吃饭,想把它留给别人。”

在28天的战斗中,从主要进攻到救援再到镇压,第7连打了12场战斗,消灭了103个敌人,俘虏了8名囚犯,缴获了一批枪支、子弹和其他军用物资。整个公司有162人,其中18人死亡,61人受伤,5人在一等舱,13人在二等舱,77人在三等舱。该公司在消防队获得了三等奖。在战斗评估中,公司获得了集体一等功和“英雄突击连”称号。张华东受了多处枪伤,因战争被评为6级伤残。他被授予一等功。

在28天的战斗中,有一天他们没有吃热饭,没有睡好觉,没有洗脸、刷牙和刮胡子。他们喝着掺有泥浆的生水,他们的衣服每天都沾满泥浆和鲜血。他们全盛时期都像小老头,这些人已经习惯了。最困难的事情是面对同志们的鲜血和牺牲。现在,回忆起战斗的日子,张老不想提及同志们牺牲的场景。后来,他看到了第七连士兵写的战争日记中的几个字:“一些士兵没有放弃吃昨天送来的压缩饼干,但是他们今天死了。”“,”他才19岁,战前我们也同意了,战斗结束后我去他家看,“连长的胳膊受伤了,更危险的是子弹还把他的右下半身整齐地切掉了”...此刻,记者忍不住看着张老胳膊交错的弹孔,想象着原本血肉爆裂、鲜血直冒的画面,心中一阵发酸,他身上还有很多我们看不到的伤痕。现在不是安静的时候,但是有人在帮你。

他是一个永远不会退休的共产主义者。

1990年,张华东换了工作,回到了家乡九江。先后担任九江市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九江市人民政府副市长、党组成员、九江市委常委、九江市委副书记、江西省CPPCC教育、文化、卫生、体育委员会副主任、九江市CPPCC巡视员等职务。在20年的部门领导中,他脚踏实地,致力于家乡的建设。多年来,在政治上,张华东一直把一等功的兵役视为一种责任。他一直保持着军队的作风、态度和绝望的精神。

在担任市水利局局长和党组书记后,他收起了以前的功绩,拿出了军队的作风,沉了下去,经常找工程师和技术员交流、咨询和征求意见。每次下乡前,我们都可以充分发挥水产专业技术人员的作用。无论我们走到哪里,我们都可以跳下来做扎实的工作。在担任水产局长的三年中,九江的水产品总产量从120万担增加到240万担,水产品数量在三年内翻了一番,取得了全省最高的成绩。

1995年3月21日担任副市长时,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陪同视察九江时,时任南京军区司令员的顾辉、总政治部主任于永波专门向江泽民介绍,“张华东是第四十二军团长,他任司令员时被提拔为政委。他在军队里表现很好,在自卫反击越南的战斗中,他在许多地方被枪杀。他被授予六级伤残一等功兵役。他很年轻,只有42岁,换工作后被提升为九江市副市长。”听了这话,江泽民亲切地问并称赞了张华东:“你很好!你非常可敬,在军队里取得了一流的成绩。你是个英雄。在地方一级,人们选举你为市长。”张华东激动地回答:“谢谢总书记对党的培育和人民的信任。”

担任市委副书记后,张华东两次拜访湖南长沙市袁隆平院士,请他担任九江形象代言人,并与九江名人一起成功推荐九江为“中国魅力城市”。迷人的九江,风景如画,风景如画,登上了世界舞台。

“‘现在淹没的损失将来可以弥补,人不能起死回生。“当我想起朱镕基总理在抗洪期间在电话中对我说的话时,这些话仍然牢牢地萦绕在我的耳边。”张华东回忆说,1998年8月7日下午1点50分,九江市防洪堤4号门至5号门之间发生了险情。无情的洪水瞬间撕开了60多米宽的长江防洪堤。受时任市委书记、市长委托,九江防汛抗旱指挥部常务副总指挥张华东立即赶赴抗洪前线,协助市委书记、市长指挥和协调全市30多万抗洪部队,协调3万多解放军和武警官兵,与当地群众共同抗击洪水恶魔。从长江超过警戒级别到长江退出警戒级别,张华东在总部生活和吃饭长达100天100夜。她再也没有回到1公里外的家。说起过去,张太太不禁叹了口气:“那时候,他真倒霉。他的血压几次飙升到120-180,伴有血尿,没有去医院。后来,在时任省委常委、分管市防汛指挥部的省纪委书记马世昌的强烈要求下,他去医院检查,并在一小时内返回指挥部。现在我想起来了,我很害怕。幸运的是,我很安全。”

2005年3月9日,九江经济技术开发区一栋高层住宅发生绑架事件。张华东亲自掌权。通过公安和武警官兵的共同努力,人质一天一夜成功获救。公安部将此案作为全国学习的典型案例。2006年,一辆来自湖北黄石的汽车在离九景高速公路15公里处翻车。汽车油箱冒出滚滚浓烟。时任市委副书记的张华东、司机和附近的人不顾个人安全,敲了敲车窗,及时救出了他们,将他们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多年来,张华东一直爱着穷人。转行后,他一直用自己的伤残抚恤金作为基金帮助贫困大学生,帮助九江大学和工清科技职业学院的贫困学生正常上学。十多年来,每年都有一两个贫困大学生得到经济资助。他说:“我希望通过我的行动,更多的人能够关心那些需要帮助的群体,帮助他们度过暂时的困难。”

在战争年代,他穿上军装,用鲜血战斗,从生到死,用自己的生命和鲜血换取今天的幸福生活。脱下军装,他没有改变自己的本来面目,去了一个新的生活战场,为这个地方奉献了光和热。现在,张老说,虽然一个人退休了,但作为一名党员,他永远不会退休,也不会忘记自己的第一颗心,继续前进。(记者袁钦勤/鲁文·费翔/涂鲁静)

后来

新闻稿发布前,记者有幸见证了张华东接受新中国成立70周年纪念奖章的历史性时刻。面对这一沉重的荣誉,张华东激动地说:“今天接受党中央、国务院和中央军委颁发的纪念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70周年的奖牌,是党和人民给予我的崇高荣誉,是对我的鼓励和鞭策,也是我应承担的责任。我们应该感谢习近平秘书长对我们退役士兵的亲切关怀。感谢党的训练和教育。感谢人民对我们的充分肯定和认可。感谢英雄7连的所有士兵的英勇战斗。感谢英雄7和英雄18无私的奉献。今后,我将继续牢记你们的首创精神,牢记我的使命,继续发扬军队的优良传统和作风,继续用剩余的精力为党、国家和人民做出新的贡献。值此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祝愿伟大的祖国繁荣昌盛!我祝愿我们的人民幸福安康!”

上一篇:寻找 1997年在福建省福州市三桥附近失踪的 郭晓铭(男)、
下一篇:夜里这两个时辰容易醒,小心身体出了问题,人人都要注意了
新闻
返回顶部